沐子兮

老人与狗
天长地久

吝啬鬼喻文州(喻黄

读欧也妮葛朗台有感……
其实这只是一个普通的脑洞,半架空,私设如山,画风突变。
ooc慎

喻文州是个吝啬鬼,这点黄少天和他认识了很久才知道。

他们第四赛季出道,一年一个赛季,他大概要到第九赛季才知道。

哦,黄少天和喻文州都是职业选手,就是职业打游戏的,战队名字叫蓝雨。

一开始他们都还是蓝雨训练营的学员,家里也都不富有。生活费平时挺少用到,但在偶尔一次偷跑出去打牙祭时,如果只有他俩,一直是AA制。如果有别人——比如当年的队长魏琛,比如当年的副队方世镜。所以在黄少天一直看来喻文州只是节俭罢了。

他们一起,从训练营的学员一步步成为正式队员。在最初的几年里,他们拉...

凌晨四点半的产物_(:з」∠)_没错就是喻黄


看了好多大大的文然后(*/∇\*)欲♂求不满的自己投喂自己(๑•̀ㅂ•́)و✧


短短短(¦3[▓▓]甜甜甜


喻文州结束了练习,简单活络了一下手指,再转头看那个在旁边陪了他挺久的青年,微笑:“少天,怎么了?”


黄少天挪了两下凳子凑到他面前,把手中的一瓶咖啡贴到他脸上:“队长,喝杯咖啡呗,提提神?”


现在的时间已经不算早,喻文州已经有点困了,但想着还要看一遍之前练习的视屏,于是接受青年的好意:“行啊。”...


修伞甜甜甜

随便写点伞修伞放松一下。(*/∇\*)

嗯全篇毫无逻辑|・ω・`)

各种短小_(:з」∠)_

1.

苏沐橙今天早放学,于是很开心的跑回家打算给两个哥哥一个惊喜。

刚推开门就看见亲哥被叶修哥压在墙上。

具体做什么也看不清。

不过沐橙毫不犹豫的把门悄悄压上了。

她站在门外,从那条缝往里头看。

恰好这时她亲哥苏沐秋被叶修挤的换了个姿势,于是从小沐橙的角度恰好能将两人的动作看的一清二楚。

“叶修哥为什么要这么对哥哥呢……”苏沐橙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出...

各种初遇·学生

☂写完才发现都是下雨天带伞的事……☂

各种短小


【伞修】


叶修在图书馆里消磨够了时间,待反应过来时才发现外面下了雨。


他没有带伞——他什么都没带,除了学生证。


叶修站在图书馆门口为难着。是借管理员手机打个电话让笨蛋弟弟来接还是自己跑回去?


他在那纠结,不远处站着的一个少年看出他的烦恼,于是微笑着走过来,说:“要不要和我合撑?我刚好要走。”


叶修有点呆呆的看着向他走过来的少年。


他记得他是他们班的班草。


苏沐秋。...


★(番外,伞修)

喻文州出院后,马不停蹄去了兴欣。


陈果带他到了叶修面前,然后很识趣的找了个借口离开。叶修注意到他来,抽了支烟叼在嘴里,大概是为了他这个病人而没有点燃,扬起了一贯的欠抽的笑。


“手残,看样子恢复的不错?”


语气倒是漫不经心,双眼中切切实实的担忧做不了假。喻文州的微笑中带了点真诚:“嗯,谢谢前辈关心。”


两人说到这里就沉默了。叶修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话说,喻文州却是在斟酌该怎么说出口。


不过是几秒钟的事,喻文州就组织好了语言:“前辈。”


叶修问:“怎么了?”


“有个署名秋木苏...

★(喻黄)

1.


喻文州半夜惊醒,慌乱的四下看看,待看到身旁仍在熟睡的恋人,这才松了口气。


这已不是他第一次做这样的噩梦。以前也有做过这类梦,但这次却有些许不同。


他看见少天倒在血中,他能感到血珠溅在脸侧的冰凉触感。


他看见少天安适的微笑,以及自己失魂落魄的模样。


他听见自己在他耳边的轻声低语。


【对不起,我会陪你。】


每次自梦中醒来,他都会被梦境逼出一身冷汗。


黄少天迷迷糊糊醒来,半眯着眼看他,眨眨眼,啪叽一声啃了喻文州一下,闭上眼翻了个身又睡着了。...


☆(主喻黄

喻文州有些苦恼的看着在眼前漂浮的一团黑色怨念,不知道怎么处理才好。

他是一名灵者,平时看到怨念都是直接塞进储灵瓶作为材料可这团怨念却没有很多负面情绪,反而透着一点欢乐,一点都不像怨念。

喻文州犹豫片刻,找出块玉将怨念放了进去,再顺手挂到脖子上,准备一会儿去问下老师。

“呼啦”一声,窗上,他用咒术加持过的玻璃碎裂,紧接着一道黑色的人影落了进来。黑色的斗篷遮去了大部分面容,从喻文州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对方紧紧抿起的唇。

大概是个少年?喻文州瞥了眼身高,随意猜着。他睡觉...

© 沐子兮 | Powered by LOFTER